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澳门葡京赌场 > 正文

刘巍:渝商应抱团抢吃一带一路蛋糕

2019-06-08 10:22  作者:locoy 点击:次 

  重庆川东路桥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 刘巍

  重庆晨报记者 李璐 报道

  交通建设行业是重庆民企中少有的没有成立商会的领域。在刘巍看来,这似乎也是这个年轻行业的一种标志。

  重庆交通建设行业的民企得益于2000年前后的交通大发展,逐步由一些国有体制内企业转制而来。川东路桥也是其中的一员,其前身是1992年成立的原万县市辖的一家国有建设企业,自1994年转制成为民营企业。而这段时间刘巍自己也在当地交通行业体制内工作,与彼时的企业负责人多有交流。

  刘巍在2000年成为重庆一家交通建设企业的二把手,此后该企业改制并引入战略投资者。2007年,刘巍和一帮属下希望得到更大空间,便辞职离开另起炉灶。川东路桥股权重组后,刘巍和几名核心团队成员成为该企业股东。

  短短几年时间内,刘巍和他的创业团队将川东路桥从年产值1亿元左右,做到近10亿元。2015年刘巍定下的目标是突破10亿元。

  刘巍说,川东路桥目前约三成项目来自重庆本地,这个比例自创业以来逐年下降,主要原因是大量的央企直接加入重庆市场竞争,挤压了民企空间。目前川东的主力战场仍然是重庆和四川,在全国各地也在承揽工程项目,其中灾后重建工程是主要业务来源。

  不过,和很多建筑业同行一样,刘巍也在居安思危。他认为目前虽然说国内基础建设市场走入“夕阳”还言之过早,但市场竞争趋于饱和却是一个不争的趋势。特别是由于体量庞大的央企纷纷入场,让从资质到资本各方面处于劣势的民企感受到了无形的天花板。刘巍举例说,某地自2007年后的高速公路项目无一民企中标,被央企巨头垄断,民企只能从这些巨头手中分包项目。

  刘巍分析,一是由于该行业民企发展年头较短,综合实力显然比不过央企;二来因为项目发包主体往往是地方政府,市场化程度不能和其他充分竞争行业相比。

  这使得刘巍和同行们把目光对准一些市场化程度更高的领域。刘巍说,他们目前承接了不少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工程项目。两相比较,虽然外方项目在流程上稍显繁琐,但执行起来较少争执,而企业盈利预期也不会有较大波动。

  所以当“一带一路”信号释放的时候,刘巍和同行都高度关注,但真正让他感觉这块巨大市场蛋糕不是镜中花的时候,是亚投行成立并将总部落户北京的消息。刘巍解释,这意味着烹饪这道大餐的厨师团队到位了,资金原材料都开始准备了,离吃到这道大餐的时候还远吗?

  刘巍很少在媒体上出现,保持低调似乎是他那个圈子的共识。作为重庆交通建设领域排在前几位的民营企业—重庆川东路桥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,刘巍经常思考关于企业成长天花板的问题。